首頁 > 成功越商訪談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越·品牌故事

《越酒行天下》

編輯/屠君

    開車從高速下來進紹興城,會經過古越龍山的沈永和酒廠。很多人閉著眼睛都知道這塊地是酒廠,倒不是因為那塊豎立著“古越龍山”的幾個大招牌字,而是幾座黃酒發酵池散發出四溢的醪糟香。

    如今連美國人都知道黃酒是國粹,特地拿來招待中國最高國家領導人。去年奧巴馬在白宮設宴款待習總書記一行,配的就是古越龍山二十年陳。古越龍山在中國國宴上招待外賓的歷史,已經不止一次了,不過,在白宮的接待晚宴上作為美國國宴用酒還是第一次。此時黃酒作為一種獨特的中國元素被美國政府賦予了新的外交功能。
    古越龍山黃酒,歷經千年的歷史文化積淀,身負中國獨有的傳統文化,時常成為國宴級的外交禮物。1951年由18名創業者在紹興城北的廢墟上建立起來的小酒廠,如今已發展成為總資產55.9億元的國內首家黃酒上市公司。

悠久歷史造就優秀血統

    古越龍山一名取自越王勾踐 “臥薪嘗膽,簞醪勞師”的典故。上古時期,“古越”分布江南廣袤之地,部落眾多,史上稱為“百越”。 “龍山”即臥龍山,越國都城王宮所在地。紹興酒起源于何時已很難查考,紹興有酒的文字記載可尋于《國語》和《呂氏春秋》。《國語·越語》記載:“生丈夫二壺酒,一犬;生女子,二壺酒,一豚。”呂氏春秋·顧民篇記載“有酒流之江與民同之。”紹興酒正式定名始于宋代,并開始大量輸入皇宮。明清時期,是紹興酒發展的第一高峰,不光品種繁多、質量上乘,而且產量高,確立了中國黃酒之冠的地位。當時紹興生產的酒就直呼紹興,到了不用加“酒”字的地步。 “越酒行天下”,即是當時盛況的最好的寫照。
    “古越龍山”從無到有經歷65年,而紹興黃酒的歷史卻是早到無從考察。目前只能靠文物考古進行推斷,初步認為位于余姚河姆渡文化和杭州良渚文化中間的紹興,酒的起源應于之同步。
    1951年建國伊始,百廢待興。18名創業者在紹興城西北海橋的一片廢墟地上,租用了十幾間民房,開始了他們艱苦的創業。地方國營紹興酒廠成立,是古越龍山公司最初的雛形。
1984年7月,幾番分合后,更名為紹興市釀酒總公司,企業由單純的生產型轉變為生產經營型。20世紀90年代初,公司摒棄“酒好不怕巷子深”的傳統銷售觀念,建立了全國性的銷售網絡,拓展了北方市場。
    1994年5月,紹興市釀酒總公司與百年老字號沈永和酒廠“強強聯合”,組建成立中國紹興黃酒集團公司,生產能力提高到6萬噸,凈資產增加到2.4億元,實現利潤3200萬元。

列入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

    自古以來,酒與文化便密不可分。作為紹興的一個特色產業,黃酒特有的深厚文化底蘊和價值,釀酒技藝在2006年被列入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。
  古越龍山在釀酒工藝操作上,一直恪守傳統操作工藝。以時間講,就有嚴格的季節性,即冬季“小雪”淋飯(制酒母),至“大雪”攤飯(開始投料發酵),到翌年“立春”時開始柞就,然后將酒煮沸,用酒壇密封盛裝,進行貯藏,一般三年后才投放市場。酒越陳,越香,味越厚。
工藝質量控制繁雜,技術難度較大,要根據氣溫、米質、酒娘、和麥曲性能等多種因素靈活撐握,及時調正,如發酵正常,酒醪中的各種成份比例就和諧協調,平衡生長,釀成的成品酒口感鮮靈,柔和、甘潤、醇厚,質量會達到理化指標的要求。此項工藝前后發酵時間達80天左右,是各類黃酒酵期最長的一種生產方法,所以風味優厚,質量上乘,深受各階層入士的喜愛。采用傳統工藝制酒過程中的“開耙、發酵”。
  還有另外兩個令古越龍山不同尋常的因素——精選糯米和鑒湖水 
  從原料上說,它用的是精白糯米。早在西漢時期,人們根據釀酒原料不同,將酒分成三級,以糯米釀制的酒為上等。古越龍山精選當年產的優質糯米,米粒要求潔白、顆粒飽滿、氣味良好、不含雜質。然后按嚴格比例投料,嚴格把住各道工序的關。 
  鑒湖佳水,是古越龍山黃酒配方的獨特之處。
俗話說:“水為酒之血。”沒有好水是釀不出好酒的,因此佳釀出處必有名泉。紹興酒之所以晶瑩澄澈,馥郁芳香,成為酒中珍品,除了用料講究和有一套由悠久釀酒歷史所積累起來的傳統工藝外,重要的還因為它是得天獨厚的鑒湖水釀制的。鑒湖的優良水質,形成了紹興酒的獨特品質,因此離開了鑒湖水也就釀不成紹興酒了。
    鑒湖是東漢時期修筑起來的一個人工湖。上古時代,今天的紹興是一片沼澤地,南有會稽山洪水的漫流,北受杭州灣海潮的沖刷。根據《越絕書.計倪內經》說,越王勾踐時,還是“西則通江,東則薄海,水屬蒼天,不知所止”的狀況,勾踐為吳國所敗,實行生聚教訓,才開始零星地圍堤筑塘,進行耕作。到東漢順帝永和五年(公元140年),會稽太守馬臻(字叔薦)為了保持和發展農業生產,發動民眾,大規模地圍堤筑湖,從而形成鑒湖。鑒湖水來自會稽山的大小溪流,研究分析水源地區的地質結構得知,在基巖、風化殼、底泥中,對人體有害的重金屬含量較低,且處于收斂狀態,所以水體所含的重金屬元素很少。同卻含有食適量的礦物質和有益的微量元素如鉬,水的硬度也適中。這些地區又大都有良好的植被,水流經過沙石巖土的層層過濾,水源不僅沒有受到污染,反而清潔甘冽。鑒湖水具有清澈透明、水色低(色度10)、透明度高(平均透明度為0.96米,最高達1.4米)、溶解氧高(平均為8.75毫克/升)、耗氧量少(平均BOD為2.53毫克/升等優點。又因為上游集雨面積較大,雨量充沛,山水補給量較多,故水體常年更換頻繁。據估算,每年平均更換次數為47.5次,平均7.5天更換一次。

    更特別的是,湖區還廣泛地埋藏著上下兩層泥煤。下層泥煤埋在湖底4米深處,分布比較零散,對湖水僅有間接作用。上層泥煤分布在湖岸和裸露在湖底,直接與水體相接觸,其長度約占鑒湖水域的78%,湖底覆蓋面積約30%。這些泥煤含有多種含氧官能團,能吸附湖水中的金屬離子和有害的物質等污染物。研究結果表明,岸邊泥煤層所吸附的污染物質高于上下土層,說明它的吸污能力遠勝于一般土壤。而實測的結果又表明,甚至這些泥煤層所吸附的污染物的含量還是很低,仍有巨大的吸污容量。這是特殊的地質條件所形成,是其他湖泊水體所沒有的。
  大凡釀酒用水,必須水體清潔,不受污染,否則釀成的酒會渾濁無光,稱為失色,如有雜質,酒味就不純正而有異味。同時對水的硬度也有一定的要求。水質過硬不利于發酵,硬度太低,又會使酒味不甘冽而有澀味。鑒湖水即有上述的一些特點,用它來釀酒,自然酒色澄澈,酒香馥郁,酒味甘新,而且對人體還有營養價值。無怪乎紹興人把紹興黃酒稱為“福水”了。這是紹興得天獨厚的自然環境和地質條件所賜予的,非人工所能合成。
  鑒湖的優良水質,形成了紹興黃酒的獨特品質,因此離開了鑒湖水也就釀不成紹興黃酒了。清人梁章鉅在《浪跡續談》中就曾說過:“蓋山陰、會稽之間,水最宜酒,宜地則不能為良,故他府皆有紹興人如法釀制,而水既不同,味即遠遜。”

品牌價值現在以及未來
    2015年中國最有價值品牌500強,酒行業共有25個品牌入選,古越龍山以152.78億元的品牌價值名列第192位,成為黃酒行業唯一入選的品牌。
“古越龍山”品牌 “第一”的頭銜有很多,尤為重大的頭銜則是1997年5月作為黃酒行業第一股在滬成功上市,成為,由此開創了黃酒行業進入股市的先河,使企業向現代化企業制度跨出了一大步。
    之后,古越龍山成功收購兼并了紹興市黃酒廠和鑒湖釀酒廠,經過一系列的聯合與兼并,古越龍山的產能從原來的2.5萬千升攀升至14萬千升,擁有古越龍山、沈永和、女兒紅、狀元紅、鑒湖等眾多黃酒知名品牌。這不僅使古越龍山在成本控制和管理上占有了集約化優勢,而且使古越龍山有了充分的產能發展空間。在外埠市場,古越龍山依靠在年份酒上的實力積累,形成了5年陳、10年陳、20年陳等主銷品種層次化的產品線,在內則不斷提升產品實力,研發新品。
目前,古越龍山“品牌群”中擁有2個“中國名牌”、2個“中國馳名商標”、10個“中國免檢產品”。在技術攻關上,古越龍山擁有省級黃酒技術中心,有6位國家級品酒大師和眾多釀酒高手,也是紹興酒國家標準主要起草單位之一。與浙江大學、江南大學聯合,加大技術創新和新產品研發能力,使公司不斷有技術含量高、迎合現代消費潮流的新產品參與市場競爭,進一步拓展了黃酒市場空間。
    未來古越龍山的發展目標是立足黃酒主業,依托主業及時發展相關行業,開發延伸產品。將加大品牌投入,以“古越龍山”中國名牌和中國馳名商標為龍頭,以中國馳名商標“女兒紅”和省著名商標“沈永和”、“鑒湖”等為依托,逐步推出不同價格層次、不同消費層次、不同地域層次的全新品牌,提高消費者滿意度,增強產品核心競爭力。拓展國內市場,著眼國際市場,鞏固現有市場,拓展潛在市場,建立健全國內國際營銷網絡,強化銷售渠道建設。

國禮“古越龍山”

    2015年9月,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一行訪美,美國總統奧巴馬及夫人舉行國宴歡迎習主席的到訪。24日晚,白宮第一夫人辦公室對外發布了一張國宴菜單,酒水方面,古越龍山二十年陳打頭陣。此次的國宴,美國白宮特地注入不少“中國元素”除了品紹興黃酒,還邀請華裔名廚助陣。
這是是古越龍山在官方場合第四次擔綱中美“文化使者”。
1972年,美國總統尼克松訪華,此次訪問堪稱中美關系的“破冰之旅”,雙方簽署《中美聯合公報》,中美結束了長達20多年的對峙。共同宣告了一個新的世界格局的開始。而古越龍山紹興酒就是這一歷史時刻的見證物。當時,周恩來總理在設招待尼克松一行的宴會上,琥珀色古越龍山黃的陣陣酒香就蕩漾在友好的氣氛中,這酒香給尼克松帶來了深刻的記憶。
1985年尼克松再次訪華,鄧小平在家設宴款待尼克松,時年81歲的鄧小平舉杯向尼克松敬酒:“為我們的友誼”,用的還是古越龍山酒。尼克松喝后贊不絕口。賓主握別時,細心的鄧小平特意準備了四瓶精裝“古越龍山”酒相贈。

    1998年,中國政府將古越龍山紹興陳年花雕酒作為的國禮,贈與來華訪問的美國總統克林頓。一百多壇花雕酒壇身塑有天女散花等圖案,并刻有“美國總統克林頓訪華紀念”字樣的。古越龍山以其特殊的身份見證著中美兩個世界大國的友誼。
    這幾次國宴,古越龍山都擔綱重任。自1959年釣魚臺國賓館建館,紹興古越龍山黃酒就被列入國賓館國宴專用黃酒。與前幾次不同的是,2015年9月的這次,黃酒出現在歡迎中國客人的白宮國宴上,顯然在美國人眼中,紹興黃酒也是最具中國文化特色的產品。此次作為“美方采購”產品,紹興黃酒作為中美“友誼使者”、“文化使者”的身份得到進一步公認。
    在外交史上,以酒款待、以酒相贈的佳話并不少,但是選擇何種酒作為國禮國酒體現了一國的理念與價值觀,其一,必須是有本國特色,是本國獨特的;其二,必須是符合國際慣例的。一種產品、一個品牌有如此殊榮是相當罕見的,足見紹興黃酒蘊藏的文化力量。
    古越龍山頻頻出現在國宴上,體現了國家領導人對國粹黃酒的推崇,以及對自己民族產品的自豪感。而酒在外交中充當一種感情的催化劑。前俄羅斯總統葉利欽在回憶錄《午夜日記》中回憶當年在中國喝黃酒的感言,寫到:“我們愛喝中國的黃酒,把盛著醇厚黃酒的小杯放在很燙的水中,只要呷上一口,略帶甜味、暖洋洋的香氣沁人心肺,傳遍全身……”

 

黃酒和名人

王羲之

    永和九年(公元353年)農歷三月三日,“書圣”王曦之邀集謝安、孫桌等41人,在會稽山陰(今紹興)之蘭亭舉行“曲水流觴”的盛會。“曲水流觴”是用一種叫觴的酒杯,放上半杯紹興酒,讓它順著曲折的溪水漂流,在誰的面前停住,就讓誰即席賦詩,賦出的,干了這杯酒,賦不出,還得罰喝酒。在這次盛會上,乘著微微的酒興,寫就了書法和文學雙絕的珍品《蘭亭集序》。

李  白

    李白一生所熱愛的除了詩,就是酒。而二者又密不可分,酒使詩更加飄逸,更富有想象力,詩使酒更加香醇,更富有誘惑力。李白被唐玄宗賞識而召入京城長安,仍不改嗜酒習氣。有一年春天,玄宗與楊貴妃想召李白進宮寫新歌詞。樂師到長安市內尋找,忽聽一酒樓上傳出狂歌聲:“三杯通大道,一斗合自然。但得酒中趣,莫為醒者傳。”樂師料定是李白,就上樓去請。誰知李白已酯配大醉,邊說“我醉欲眠君且去”,邊伏案睡著了。樂師無奈,只得讓人抬著李白下樓,再用馬馱玉皇宮。玄宗命人含冷水灑李白,又讓李白喝下醒酒場。李白醒后,又要求賜酒。玄宗說:“你剛醒,再喝醉了怎么辦?’李白回答:“臣是斗酒詩百篇,醉后詩寫得更好。”玄宗聽后命人賜酒,李白一飲而盡,提筆賦寫二首《清平調》。而這里讓詩仙銷魂捉月的酒就是黃酒,在“一杯一杯復一杯”中,在半醉半醒之間,李白笑傲度過一生。

賀知章

    唐天寶元年,詩人李白來到京城長安。遇見了著名詩人賀知章。賀知章邀請李白去飲酒,在酒店剛坐下,才想起身邊沒有帶錢。他想了想,便把腰間的金飾龜袋解下來,做為酒錢。李白阻攔說:“使不得,這是皇家按品級給你的飾品,怎好拿來換酒呢?”賀知章仰面大笑說:“這算得了什么?我記得你的詩句,“人生得意須盡歡,莫使金樽空對月”。”兩人都能喝酒,直到大家微醉時才告別。晚年賀知章從長安告老回到故鄉會稽(今紹興)寓居在玄宗賜予的“鑒湖一曲”飲家鄉酒作詩以自娛。李白曾專程來訪,可惜賀老已經仙逝。李白為此寫下幾首懷念詩。如《重憶》:“欲向江東去,定將誰舉杯?稽山無賀老,卻棄酒船回。”

蔡元培

    近代著名教育家蔡元培先生于紹興,對黃酒可謂是耳濡目染,偏愛有加。黃酒,餐餐必飲。每年他都托親友從紹興買上數壇酒運去,備在家中自飲或請客。就連他平時用的酒壺也是從紹興帶去的錫制酒壺,里圓外方,中有夾層,天冷時可充灌熱水溫酒。1939年,劉海栗先生拜訪他時,曾過問他是否每飯必酒?72歲高齡的蔡元培沒有否認,他坦然地告訴劉海栗;“不要緊,人到老年不免可憐自己,這點積習難以戒除了。我喝得很少,從未醉過。”

魯  迅
    魯迅先生對家鄉的黃酒自是有特別的感情,盡管他不嗜酒,卻也常常小酌,或會朋友,把酒論世;或自斟自飲,以遣心中感懷。1910年,魯迅在紹興府中學堂任學監時,課余便常至泰生酒店小飲。至于魯迅的小說,十之八九分都寫到酒。可以說,現在生意紅火的咸亨酒店,全是因為沾了魯迅先生大作的光。當然,咸亨酒店為魯迅的小說提供了人物活動的重要環境,而魯迅先生筆下的孔乙己正是取材于他的鄰居——酒鬼文人“孟夫子”。另外。魯迅的諸多作品,如《狂人日記》、《阿Q正傳》、《在酒樓上》、《故鄉》、《祝福》等,無不以酒寫人寫事,或以人以事寫酒,使魯迅的作品中時時飄出紹酒的醇香,把人帶到二十年代那個特定的氛圍里去時添了幾許誘人的魅力。可以說,魯迅先生沒有對紹興酒和紹興酒俗的深刻體驗,是描繪不出如此生動逼真的酒鄉風情圖的。

周恩來
    直到晚年,周總理還保持著紹興酒加溫后飲用以及用花生、豆腐干下酒的傳統。周總理不但自己喜歡喝紹興酒,而且還把它介紹給各位中央領導人和世界各國的貴賓。據北京釣魚臺國賓館的人說總理設宴招待外賓時,第一杯酒往往是紹興酒。總理對柬埔寨國家元首西哈努克親王說:“你有空一定要去紹興酒廠看一看,嘗一嘗紹興酒。”

鄧小平
    鄧小平在他85歲那年遵照醫囑戒了煙以后,每天要喝一杯黃酒——“古越龍山”紹興黃酒。鄧小平自己喜歡喝紹興酒,也喜歡用這種酒來款待客人、饋贈友人。1985年9月,與美國前總統尼克松共進午餐時,席間上了“古越龍山”牌紹興加飯酒,尼克松喝了大為贊嘆,說這種酒很好喝。午餐后,鄧小平又送給尼克松4瓶精裝“古越龍山”紹興加飯酒作為禮品。

 

古越龍山牽頭成立500萬元“黃酒基金”

    “工匠精神,是一段時間以來制造業的熱門話題。近日,古越龍山聯合另外4家黃酒企業共同發起成立500萬元‘中國黃酒業創新發展基金’,旨在弘揚工匠精神,表彰在黃酒創新發展領域的突出貢獻者。”

    日前,黃酒行業近十年來規模最大、規格最高、與會者參與度最高的一場峰會在北京舉行。在這場名為“2016國際‘酒與社會’論壇暨第二屆中國酒業‘儀狄獎’頒獎典禮”上,紹興黃酒集團公司等5家企業獲得“儀狄獎”環境友好獎。

    每五年一評的“儀狄獎”,是釀酒行業的國家品牌獎項。此外,紹興黃酒集團申報的“黃酒浸米的生物酸化研究”項目,獲2015年度中國酒業協會科技進步二等獎。

    在過去一年,黃酒行業交出了一份不錯的成績單:103家規模以上黃酒生產企業,累計完成銷售收入181.94億元,同比增長13.92%。“十三五”期間,黃酒行業的發展指標是:到2020年黃酒行業產量240萬千升,比2015年增長50.00%;銷售收入288億元,比2015年增長58.29%。
    中國酒業協會黃酒分會理事長、古越龍山紹興酒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傅建偉認為,黃酒近年頻繁出現在國宴和國際峰會宴會上,極大地推動了中國黃酒整體品牌形象的宣傳、推廣和塑造,擴大了黃酒的國際認知度和影響力,使得黃酒在酒業中的地位和形象得到進一步提高、黃酒“走出國門”的步伐加快。

    “黃酒有著工匠情愫”,在“酒與社會”論壇上,傅建偉說,作為傳統企業,黃酒經過6000年綿延不斷傳承下來,成為中國文化的一個烙印、一個符號,其中工匠精神功不可沒。

————紹興市在滬企業聯合會    滬ICP備05064286號————
The Shaoxing Chamber of Commerce in Shanghai
地址:上海市成都北路333號招商局廣場東樓1005室
Rm 1005,No.333,Cheng Du Road(N) East Block Merchants Plaza,Shanghai
電話:021-31269545 傳真:021-52980338 E-mail:[email protected] 郵政編碼:200041
彩票刮刮乐中奖绝招